辛祥利:一个老共产党员的爱校助学情怀

 

 

稿件来源:新华网安徽频道:


    
    在安徽师大老校区的校园里,你可能会经常看到一个骑着电瓶车的精神矍铄的老人,他喜欢穿梭在学生中间,食堂、操场、教室是他经常去的地方,他习惯去看看同学们的生活、看看师大的发展建设。他就是辛祥利老师,一个有着20年党龄的老教师,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做着一些平凡的事。我也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就觉得我是师大人,应该为师大做些事情。只要在师大这片土地上做好点点滴滴,我认为报效祖国便不再是一句空话。”辛祥利说,“为大学生做点事情,是一种幸福;为学校做点贡献,是一种感恩。”
   一架钢琴、一根长笛、一张桌子、一张椅子,还有一个放满捐助证书的橱窗,这是辛祥利书房的全部摆设,而那架钢琴占据了这间小书房三分之一的面积,据辛祥利说,它是为“夕阳红”合唱团伴奏时用的……
   这间十几平方米小房间里的一点一滴,承载了他平凡但不平淡的过去。他拿起他一生的挚爱——长笛,吹奏出一曲美妙的乐曲,悠扬的笛声带我们走进了他的艺术人生。
 
       “兴趣让我走上了音乐之路”
   辛祥利的祖上是民间艺人,受家庭环境的影响,他对音乐的热爱由来已久,也表现出特殊的音乐天赋。一种新的乐器,他总是“一学就会”,而且每次他一演奏,总能吸引很多人驻足聆听。初中毕业后,辛祥利考上了安徽省黄梅戏剧团,可是“多读些书”的想法让他放弃了去黄梅剧团,继续念高中,并于1959年考上了安徽师范学院(安徽师范大学前身)物理系。在物理系学习一年以后,辛祥利觉得自己的志趣并不在此,于是他果断地转到了艺术系,在艺术系快乐地度过了他的大学时光。
   
   1961年大学毕业以后,辛祥利面临着去向选择的问题。当时省黄梅剧团、省杂技团和省歌舞团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省杂技团经常出国演出,省黄梅剧团也是频繁来往于香港、澳门之间,而省歌舞剧团只是在农村和县城演出。辛祥利最终去了省歌舞团。团长对他说:“我们这里除了和你的专业对口,没有其他任何的好处。”辛祥利很坚决地说:“就是因为专业对口我才来的啊,这样我可以再学习嘛。”省歌舞团对表演能力的要求很高,那时辛祥利才毕业,没有多少的舞台表演经验,为了尽快跟上大家的步伐,他不分白天黑夜地练习,最多一天可以练到十三个小时。经过刻苦的训练,他终于能很自如地在台上表演了。省歌舞团的经历令辛祥利终生难忘,“这14年中我收获了很多。”他坦言道。
       “我希望能为学校和学生多做些事”
   1973年,辛祥利回到安徽师大从事音乐教育工作,在从教的几十年间,他习惯性地为学校、学生和身边的人做事。“我来干!”成了他的口头禅。文革后,为了让沉寂的校园显现生气,他拿着大喇叭来到学生宿舍楼下教大家唱歌,一时间歌声充满校园。他还为外专业的同学上音乐课、组织活动丰富学生们的生活……他说:“我总是闲不住。”
   退休后的辛祥利依然保持着他那份热情和爱心。2007年,他担任了音乐学院关工委副主任,在这个平台上继续着他助人为乐的事业。
   2007年,辛祥利捐助了外国语学院的孤儿大学生张星星。对张星星情况的了解,完全是出于偶然。一次辛祥利去党委书记的办公室,看到桌子上放着许多贫困生的材料,于是询问他们的情况,就是这次使他了解到了张星星。辛祥利回忆,“这是一个人穷志不穷的孩子。”当即他便主动提出给张星星一千元的资助。此后连续三年,辛祥利又捐助了音乐学院07级贫困生贾琛、08级贫困生张淼以及09级单亲家庭学生潘静。在他的帮助下,他们得以继续在大学学习。怀着对辛老师的感激之情,他们积极进取、勤奋学习,均成为中共党员、预备党员,并获得了奖学金、“三好学生”等荣誉。
   辛祥利不仅进行“一对一”的捐助,还积极联系社会上的人以获得更大的资助。2008年安徽师大校庆的时候,在他的牵线搭桥下,音乐学院77届毕业生叶萍生和学院签订了两年捐助三十万的赞助协议,并答应在合唱团取得好成绩的情况下继续捐助。
   现在是纽约七所幼儿园的“园长”和九家美国公司所有人的叶萍生,当年由于“出身不好”,差点失去读大学的机会。是辛祥利的坚持,让大学之门向她敞开。叶萍生说:“我永远忘不了进入大学校门的那一天。”
   1974年,辛祥利负责在全省招收音乐学生,其中有四个“可教子女”的名额。经过几轮考试,叶萍生凭借出色的表现得到了辛老师的肯定并获得了一个名额。可是因为“家庭背景复杂”,她工作的单位迟迟不肯批准她的入学资格。但是辛祥利一直没忘记。他把叶萍生的详细情况报告给校长,在获得校长的同意和支持后,又多次前往合肥与轻工局单位领导交涉,在其他新生已经读了三个月书后,1974年的12月18日,终于把叶萍生从合肥带到安徽师大。在从合肥到芜湖的路上,叶萍生一直不敢相信自己可以上大学了,直到正式开始上课的那天起,她才像如梦初醒般,心中充满了对辛老师的感激之情。后来叶萍生问辛老师当初为什么要花那么大工夫把自己带到学校来,辛祥利只是很简单地说:“你要上大学,而我是招生老师。”
   为报答学校和老师的培养之恩,叶丽萍为合唱团捐助了三十万。而根据学校的规定,作为中间人的辛祥利是可以拿到6万元的回扣的。但是辛祥利没有要。他说:“我想以后用这些钱办一个基金会或是奖助学金,就用叶丽萍的名字来命名。”说这话时他的脸上挂满了幸福的笑容。
     “要常怀感恩的心”
   辛祥利说:“在关工委的工作让我感到年轻、充实、愉快,我会一直做下去。”
   除此之外,辛祥利还义务为“夕阳红”合唱团排练指导。为了使合唱达到预期效果,他自己掏钱买碟片、磁带,自己录歌,经常弄到深夜。在合唱团做排练指导,按规定每个人每节课要给他15元的,但是辛祥利怎么都不肯要,他说:“我自己也退休了嘛,你们当我是来玩的就好了。”
   夕阳的余晖从窗外洒进来,照在这个两鬓花白但仍然神采奕奕的老人脸上。他爱抚地看着眼前那有些磨损的长笛,动情地哼起了他为师大创作的校歌,欢快的歌声中充满了爱。
   

添加者:袁黎平 审核者:袁黎平 添加日期:2013-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