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敏:九旬老党员 校园大明星

他是一名教授,88岁高龄依然坚守讲坛,自始至终把青年学生放在心头;他是一名学者,扎根于科研事业,潜心探索,用一生诠释了学者的内涵;他是一名共产党员,在革命年代执着于民主与真理、敢于出生入死,爱国情深。至今,他已有64年的党龄,从事教育工作长达59年,退休后仍一直孜孜不倦地关心大学生青年的成长,20多年来,共为党员、教职工和学生义务做报告近千场。他是安徽师范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顾问、校关工委和芜湖市报告团成员,同时身兼复旦大学总校友会名誉理事和芜湖校友会名誉会长,用自己的方式为社会的发展贡献着力量。他叫李敏,安徽师范大学一名普通的离休党员教授。

讲堂上的活力  讲堂下的幸福

Good evening everyone!512日,88岁的李敏在安徽师大“敬文讲坛”开讲《回忆战斗岁月,述怀革命春秋——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一开场,李老便习惯性地挥手上台,习惯性地用英语打招呼,看上去特有明星范儿,一下子拉近了与台下同学们的距离,收获了同学们热烈的掌声。虽年近九旬,但李老仍思维敏捷、精神矍铄,同时又不失风趣幽默。在两个多小时的讲座中,李老始终保持着高昂的情绪,充满了激情,生动形象地讲述了自己在革命年代的亲身经历,动情之处还诵起了儿时抗日救国的歌谣。一段段峥嵘岁月的传奇故事、一曲曲动人心弦的革命凯歌、一次次出生入死的苦难历练,展现了一位年届九旬党员的人生追求,深深打动了在场的莘莘学子。“聆听了李老师切身的革命历程,我更深地理解了革命精神与当代青年价值观的关系,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我们这一代应该时刻铭记历史使命,学习老一辈拼搏进取、甘于为国奉献的精神”,传媒学院李梦醒同学在听了讲座后深表感动。学生柏吴斌满是佩服:“在我想象中,他应该是一个老态龙钟的人,但是没想到他在讲台上这么有激情,这么有活力!”

1987年,李老从教学岗位退休。90年代初,安徽师范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正式成立,李老凭着对教育工作的一腔热爱,隐而不退,离而不休。他积极加入了关工委的报告团,并担任团长一职。同时,他还是芜湖市报告团的成员之一。二十年来,李老始终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前前后后为党员、教职工和学生做了近千场讲座,却从未收过一分钱。这些讲座内容不仅包括“纪念长征胜利60周年”、“香港回归”、“建党九十周年”等一系列重大时政,还涉及“大学生的责任”、“五四”精神与“当代青年的历史使命”等现实主义教育。

在这么多场报告中,《纪念长征胜利60周年》是李老最满意的一场。“许多人都做过长征题材的讲座,当时在座的老师们也听过很多次,但是他们都说我的讲座跟别人的不一样,做得很成功!”李老自豪地说,“我是从三个方面解说了长征:与强大的敌人作斗争、与恶劣的自然环境作斗争、与党内的错误思想作斗争,还穿插了‘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等一些长征诗词,再加上言论较之前开放,阐述了一些革命思想,整场讲座深入浅出、生动活泼,展现了一个真实的长征历程。”

对于一位年近九旬的人来说,在家颐养天年、安度余生似乎是最正经的生活方式。而李老却偏偏不服老,一把年纪了还生龙活虎地活跃在教育第一线,为青年学子讲党史、和大学生谈责任。有人劝李老,已经这么大年纪,该做的做了,该得的荣誉得了,也不缺钱花,就不要再去辛苦地做报告、讲党课了。对此他只是笑笑,说:“教师就要把育人作为一生的追求,为下一代做点事,也给自己找点精神寄托,何乐而不为呢?”

李老坦言,给学生们上课是一种幸福,他也很享受这样的幸福。用同学的的话来说,他这是“九十岁的年龄,六十岁的心态”。保持年轻,他最大的秘诀就是:与年轻人在一起。所以,自从退休后,他就义务给同学们讲起了思想政治课,“现在大学生有时候迷惘得很,我们作为过来人可以告诉他们一些。”不过把枯燥的思想政治课讲好并非易事,为了让同学们爱听,李老也琢磨出许多经验,“不能老讲过去的事情,要讲一些新鲜的事物,我们可以多看些书,然后整理出有价值的、有趣的教给他们,这样他们就觉得很新鲜,也容易接受。”在讲课中,李老经常出人意料地使用“给力”、“很给力”、“作秀”这样一些新兴的网络词语,还不时地脱口而出几句英语,每次李老的讲座,教室都是座无虚席,而他也成了校园里的“大明星”。

李老说这些年身体不错,精神头也好,他希望能继续活跃在讲堂上,用自己的人生经历,带给同学们一点启发。

培育万千英才  写就精彩人生

1952年,李敏来到国立安徽大学(安徽师范大学前身)教授中国革命史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并作为创始人之一参与创建了马克思主义教研室。几十年来,李老教过的学生可谓遍布江淮大地,中国伦理学会理事钱广荣教授、全国模范教师陶富源教授等许多知名学者,都与李老有渊源关系。

粉笔无言写春秋,桃李不言自成蹊。不仅是教书育人,在李老的师大岁月中,还有一件事不可不提。

1975年周总理批准国家辞书编纂规划后,李敏作为《汉语大词典》主要编写人员之一,参与“水”部的编纂。这是一项“硬活”,在当时生活物资尚不丰富的情况下,既没有现代化、数字化仪器的辅助,又没有现成的资料可参考,一切只能靠人工搜集各种资料,在大量的书证中收集词语,从中提取出固定的词语意象,再将所有的汉字按部首分工,一字一词地分类整理成卡片,最后统一编集成文本。“我无法统计当时制作了多少张卡片,编纂工程之浩大,已不是量化标准能够衡量的。”编纂完成后,整部词典共五千余万字,以两百个部首编排,以繁体字立目,收集词目三十七万条左右,书证涉及经部史部、诸子百家、戏曲小说、宗教经典、科技著作、学术专著、近现代报章杂志乃至方志、碑刻、出土资料等。

 一部《汉语大词典》,李老投入了十年心血。在一般人看来,翻一遍词典都觉得枯燥乏味,更不用说编写词典了,而李老却乐此不疲。“这是一项富有创造性的工作。当我发现了别的词典里没有的新的义项,在大量的阅读中知道了从前不知道的知识,找到了比其他书籍更早的书证,有新的发现、新的收获时,我就非常高兴,工作也就不再枯燥,反而成了一种享受。”

退休后,李老仍笔耕不辍,又参加编纂了多部大型词典,如《新编中国文史词典》和最近又重版的《史记今注》。耄耋之年又加入了《全唐诗大词典》的编纂中,“这是一部很有意思的词典,对于我们阅读唐诗,了解中国古代的文化都有很大的帮助。”李老微笑着说。

潜心治学不仅要有渊博的知识、钻研的精神,更重要的是能沉下心来默默探索,忍受孤寂之感,这就是学者之心,而李老的学者生涯正是其最好的诠释。

心牵教育改革  妙论人才培养

虽早已退出教育工作一线,但对当今教育的发展状况,李老依然满怀关切,从另一个角度延续着自己钟爱的事业:“我最近一直在关注大学教育,思考中国为什么没有一流的大学,大学究竟该怎样改革。”

李老对于大学的改革有自己独特的看法:“要建立高水平的大学,首先要有高水平的教师;其次要有自由的学术环境;第三要有开放的视野,关起门来办教育是行不通的,要请进来、派出去,与国内外高校进行广泛深入地交流。”

谈到当今大学的建设时,李老做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比喻:“校长就像电影的制片人,制片人关键在于有能力请来好导演和好演员,校长关键在于有能力请来好老师、筹集到建设的资金,只有做好了这两项,大学的发展才指日可待。”

在大学生的教育话题上,李老更是妙语连珠:“大学就像装葡萄酒的橡木桶,大学生就像葡萄酒,葡萄酒只有盛在橡木桶里才能发酵,发酵充分酒味才能醇厚;同样,学生只有在适合自身发展的环境里才能充分激发出潜能。”“教师的任务就是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挖掘学生的潜能,教育要有个性特点,千篇一律使不得,因材施教才能出人才。”

缅怀峥嵘岁月  传承革命精神

1924年,李敏出生于山东烟台。烟台在近代一度沦为列强侵犯我中华的殖民地,李敏上小学时“九一八”事变爆发,中学时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尤其在家乡沦陷后,历史的耻辱、山河沦陷的惨烈景象深深触动了他,同时胶东抗战中红军奋勇杀敌的英雄事迹和顽强的革命精神在少年李敏的心中深深扎下了根,加入共产党的理想也开始生根发芽。“那时候,我们大学生都是心怀救国热情,都渴望能多学知识,毕业后可以重建那些被战火摧残的面目全非的家乡,可以为祖国的解放和未来奋斗!”在读复旦大学期间,他担任了复旦人报社等三个进步团体的负责人,为了扩大宣传爱国民主的进步思想,还创办了《复旦人》报,组织参加了大量的学生进步活动。

此外,他还积极战斗在解放战争的第二条战线上,投入到爱国民主运动中。

1947年“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中,李敏与同学们进行罢课抗议,打出“向炮口要饭吃”的口号向南京国民政府请愿,得到了工人、商人和市民的支持。游行人群在通往国民政府的珠江路口遭到国民党军警的镇压,爆发了震惊全国的“五二〇”惨案。上海八十多所学校的大、中学生进行罢课抗议,国民党当局为此进行大逮捕,秘密拟定了逮捕名单。“黑名单上原有我的名字,当时我算是一个‘活动分子’了。复旦共有16个学生在黑名单里,最后有3个没抓到,我就是其中之一。”由于之前听到风声,李敏巧妙地避开了追捕。“我不怕死,但当时报国志向还未实现,我不甘心,我坚信我还能做更多有意义的事。”虽年势已高,但李老字字说得铿锵有力,赤子之心溢于言表,令人动容。

还未入党,李敏就已经主动做了大量符合党员标准的工作。“我是靠自己的思想觉悟来组织活动的,因为每次都冲锋在前,是‘带头人’,因此引起了中国共产党的关注。其实当时已经有地下党员和我联系了,通过他们我了解了党的主张,而在平时,我是以一个爱国学生的身份宣传了党的思想。”正是看到了李敏对和平、民主孜孜不倦地追求、坚定了马克思主义思想,并在一次次进步运动中经受了考验,因此地下党决定将其吸纳。19479月,李敏秘密加入了党组织。1948年,国民党在临溃败前夕准备进行更大规模的逮捕活动,党中央指示不适宜长期隐蔽的同志转移到解放区。李敏被秘密护送到安全的江淮解放区。不久淮海战役爆发,李敏积极支援前线,组织民工为前线送粮,后来又参加了收容、教育国军俘虏等大量工作。虽然没有直接参加战斗,但他依然为解放战争的胜利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践行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崇高使命。

后记

玉叶铁梅化赤心,瑶台烈火识真金。李老在他不平凡的人生中,在他兢兢业业的工作中,在他悲悯苍生的情怀中,为我们诠释了一名优秀共产党员的信念、责任与大爱,谱写了一曲弘扬时代主旋律的动人交响乐章。

 

 

 

 

 


添加者:邾强 审核者:袁黎平 添加日期:2013-08-20